導剪版《正義聯盟》背后:DC粉絲的三年戰爭

HUSH13
2020-05-27 20:26:06 瀏覽:0 0

THIS IS REAL——扎克施耐德剪輯版《正義聯盟》成為了現實,它將在2021年登陸華納旗下的流媒體平臺HBO max,具體播送形式待定(一說為時長4個小時的整部電影,另一說為6章分集)——自打入坑美漫以來,我從沒見過圈子里這么熱鬧。

扎導在5月20日于直播平臺進行了一場《超人:鋼鐵之軀》的觀影派對,早在一天之前,剪輯版《正義聯盟》官宣的消息就已經走漏了風聲,但畢竟已經被鴿了這么久,很多人還是會在心中懸著一個問號。

游民星空
這一次他們終于要來了?(圖為扎克施耐德手繪的《正義聯盟》海報)

直到扎導將直播的畫面對向私人影院的銀幕,直到所有人看到了黑白畫面之上,醒目的“ZACK SNYDER’S JUSTICE LEAGUE”。這一刻,有的人在尖叫,有的人在歡呼,有一些承諾得到了兌現,有一些堅持了三年的愿望,終于得到了滿足。無論你是否關心超英電影,無論你是否在意《正義聯盟》的不同版本……你或許隱約會有意識到,一些重要的改變正在發生。

游民星空
扎導(左上)以網絡直播的形式官宣了導剪版《正義聯盟》的存在

《正聯》往事

院線版《正義聯盟》在很多人看來曾是一場災難,從開拍到正式上映,這部電影一直風波不斷。鑒于《蝙蝠俠大戰超人》上映之后的普遍的負面評價,華納對《正義聯盟》采取了更多的干涉,扎導也在聽取了影評人的意見之后,表示將主動調整未來電影計劃的部分基調。但在《正義聯盟》開拍一年之后,一場突如其來的家庭變故(扎克施耐德的養女在2017年3月自殺身亡,年僅20歲)卻讓扎克施耐德臨時退出了電影的制作,《正義聯盟》的收尾工作由《復仇者聯盟》1&2的導演喬斯韋登接手,但此時,距離《正義聯盟》正式上映僅僅剩下了6個月的時間。

游民星空
《正義聯盟》曾被華納與漫粉影迷給予厚望

2017年11月17日,《正義聯盟》全球公映,備受矚目的DC超英群像首秀卻成為了一場笑話。影片風格割裂感嚴重,部分臺詞低俗生硬,第三幕決戰特效全線拉跨,以及直到今天仍被很多漫迷粉絲當成笑柄的,超人的特效下巴……(超人演員亨利卡維爾在參與韋登版正聯補拍過程中因為另一部電影的造型要求需要保留胡須,而臨時通過CG處理的人工下巴在電影中則顯得無比詭異)

從視聽表現到劇情走向,院線版《正義聯盟》處處散發著扎克與韋登導演風格的不搭,與后續補拍內容的牽強搪塞。

游民星空
超人的假下巴堪稱黑歷史

急功近利的電影宇宙規劃、錯誤的導演替換人選,讓觀眾對華納糟糕的決策能力產生了極大的憤怒,但一些粉絲也開始意識到,《正義聯盟》的凄慘風評或許仍有轉機,鑒于扎系電影以往“導剪出奇跡”的歷史,與《蝙蝠俠大戰超人》的剪輯版風波(《蝙蝠俠大戰超人》導演剪輯版相較院線版在觀感和口碑上有很大改觀,很多人認為華納是故意在院線上映閹割版本,再通過售賣光盤榨取剩余價值),很多觀眾開始質疑,《正義聯盟》是否也同樣存在著一個被雪藏的導演剪輯版本?

粉絲的好奇很快得到了回應,就在院線版《正義聯盟》上映后不久,包括“未完成特效的泄露片段”、“扎克施耐德本人的手繪分鏡”、內部演職人員的個人評論和私信爆料等等,諸多人證物證都直接指向了一個與院線版截然不同的《正聯》版本。

游民星空
兩位導演其實并未有過正面對話,不過粉絲們已經掐起來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場粉絲運動悄然興起,逐漸變得聲勢浩大,在網絡平臺,它們被統一打上了一個熱詞tag——#releasethesnydercut#(放出施耐德剪輯版本)

#RELEASE THE SNYDER CUT#

我們很難具體追溯“導剪運動”的源頭,但由國內粉絲Fiona在請愿網站change.org開通的請愿專貼和同時發布的一封寫給華納的公開信被普遍認為是活動初期,最具代表性的事件。Fiona請求華納放出由扎克施耐德執導和湯姆霍肯伯格配樂的《正聯》版本,并在公開信中表達了自己對扎導的欣賞和韋登補拍部分的異議。請愿貼一經發布就獲得了國內外網友的大量支持。作為運動的發起人,Fiona甚至也與扎克施耐德本人取得了聯系,并且獲得了扎導的稱贊與感激。

游民星空
以Fiona為首的扎導粉絲曾在社交網絡上有過一些過激言行,不便在此對其多做評價……

與此同時,逐漸走出變故影響的扎導也開始恢復了社交動態的更新,他陸續發布了一些自己從電影項目中保存下來的手稿、分鏡示意圖和演職員劇照,仿佛是在以此證明自己對這部電影難以割舍的情懷。

也正是通過這些線索,原始版本《正義聯盟》逐漸浮出水面,在目前可以確認的信息中,有黑衣版本的超人、有鋼骨的橄欖球比賽;有山姆本杰明扮演的綠燈俠哈爾喬丹、有鄭愷飾演的第四代原子俠蔡瑞安……

游民星空
鄭凱飾演的角色被確認為第四代原子俠蔡瑞安

電影中登場的斯旺維克將軍實為火星獵人、海王的導師維科也將在亞特蘭蒂斯戰爭中首次露面;閃電俠將會有穿越時空的劇情,以此銜接《蝙蝠俠大戰超人》中蝙蝠俠的夢魘橋段;遠古大戰里進犯地球的敵人原本黑暗暴君達克賽德,他將與戰神阿瑞斯展開一番惡戰……

游民星空
粉絲制作的導剪版海報,尤其突出了達克賽德的位置

扎克施耐德的“劇透連載”時斷時續,盡管這漸漸被很多人視為惡意遛粉,但的確也給導剪運動參與者帶來了極大的鼓舞,它向粉絲們傳遞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扎導并不打算放棄自己在《正義聯盟》中的工作,只要有機會,他愿意將自己的構想一一兌現。

游民星空
扎導原版(預告片)與院線版截圖對比

關于院線版和導剪版《正聯》的區別眾說紛紜,扎導表示自己的原始版本長達214分鐘,這比院線版的120分鐘多出了近一個半小時;原版電影攝影師在接受采訪時透露院線版僅僅使用了扎導版10%的鏡頭,而配樂大師漢斯季默的高徒湯姆霍肯伯格為原版所創作的配樂也被全面替換。扎導曾在網絡動態上公開表示,電影(原始版本)并沒有100%完成,尚有一些地方需要調整,但那些艱難的、創造性的抉擇已經做完了。飾演海王的杰森莫瑪更是多次在公共場合表示自己的確看過一個導演剪輯版本。

游民星空
杰森莫瑪(右)曾多次在社交網絡上公開支持導剪運動

在接下來的三年中,從網絡社交平臺的持續發聲,到線下自費的公眾宣傳;小到自制的條幅傳單,大到眾籌支持的廣告展板,你甚至可以在足球比賽和紐約時代廣場的廣告投屏上發現導剪運動的口號。

除此之外,粉絲們也以導剪運動的名義進行了很多公益活動,他們為美國預防自殺基金會籌集了超過十萬美元的善款,與美食品牌賽百味合作,為貧困家庭捐贈了一萬五千個三明治……導剪運動的聲音越來越大,支持者不僅包括《正聯》電影相關的演員和工作者,就連很多影評人、漫畫編劇、畫師、電影從業者、好萊塢明星等各行各業的漫粉影迷都紛紛表達過自己的應援。美國某娛樂新聞網站的董事總經理甚至還將在明年出版一本名為《Release The Snyder Cut》(《放出施耐德剪輯版》)的書籍,以此記錄扎克施耐德的DCEU執導經歷與導剪運動參與者的故事。

游民星空
2019年紐約漫展上的導剪活動廣告

分裂的粉絲陣營

然而,正如扎克施耐德本人及其作品的爭議性,導剪運動也始終伴隨著質疑的聲音。華納官方的回避態度和DC漫改電影未來階段“以單人作品為主要方向”的新規劃讓很多人相信,即便導剪版《正聯》的確存在,于情于理,華納都不會希望放出這部作品,撕開自己舊時的傷疤。另一方面,導剪運動中的某些激進分子為了表達自身觀點的優越開始肆意攻擊誹謗扎導、扎系作品以外的創作家以及相關作品。他們將DCEU的正面成績歸功于扎導,而把扎導的所有負面評價歸咎于外界因素,不僅是華納、漫威、DC,仿佛一切沒有明確表態支持過扎導的人和事都成為了他們的公敵。

游民星空
《海王》上映期間,一些狂熱粉絲號召觀眾在影院將扎導的署名拍下來發給扎導

扎導聲援者中的極端分子在國內被冠以“扎斯林”的稱號,但久而久之,這個稱呼也被某些導剪反對者當作了所有扎導粉絲的蔑稱。娛樂產品受眾間的紛爭屢見不鮮,可在《正義聯盟》電影的相關事件里,這些矛盾仿佛顯得格外得尖銳。

諷刺的是,《正義聯盟》的失利不僅導致了DC電影宇宙的分崩離析(華納不再拍攝DC電影宇宙的群像電影),也在觀點各異的漫粉影迷之間畫上了一道不斷拉長的裂痕。盲目的崇拜、無端的指責、借著熱度招搖撞騙,不分緣由的惡言相向……沒人說得清楚我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電影觀眾與漫畫讀者、漫威粉絲與DC粉絲、扎導支持者與扎導反對者,曾經出于對同一類事物的熱愛讓我們聚到了一起,可如今,我們之間卻滿是猜忌和鄙夷。

游民星空
一張圖概括“如何惹怒扎導粉”……

關于導剪版《正聯》是否存在的爭論仿佛成為了一個撲朔迷離的懸案,即便是在扎導于去年12月4日,分享了那張存放著《正義聯盟》膠片的鐵盒照片之后,依然沒人知道這部薛定諤的電影究竟何時才能讓人一睹芳容。

支持者們依然相信——我們離目標越來越近了。

更多的反對者卻說——你們應該學會往前看。

游民星空

JUSTICE WILL BE DONE

但我們都清楚,這件事兒必須得有個結論。

說到這里,我們的故事終于回到了現在——

2020年5月20日,扎克施耐德剪輯版《正義聯盟》正式官宣,一切的質疑與期待,終于塵埃落定。你也許會說……但導剪版《正聯》還沒上映不是么?現在開始慶賀是否為時尚早?但我覺得,它存在了,它即將到來,它不會讓我們等上又一個三年——這對很多人來說已經是決定性的改變。導剪運動今日的勝利,和它對很多漫粉影迷的意義,早已不是一部電影所能定義的了。

游民星空

我不是一個導剪運動的支持者,對于扎導本人和他的作品也尚且持有一些保留意見,而時至今日,我真得很羨慕那些真正熱愛著某一樣東西,并且愿意為了這份熱愛堅持發聲的狂熱粉絲。我曾經抱怨過《蝙蝠俠大戰超人》和《正義聯盟》的諸多問題,在看到與之相關的討論和爭執的時候也大多選擇了回避。但終究,真正讓現實情況有所改觀的,恰恰是那些我們眼中 “好事之徒”。

游民星空
終究是他們讓現實做出了改變

盡管導剪版電影的最終放出在很多人看來不過是資本運作的必然:早在官宣消息公布之前,一些媒體討論分析了導剪版《正聯》登錄HBO max將會對華納的流媒體戰略起到何種積極的助推作用:在網飛和迪士尼龐大的內容資源和用戶基礎的壓力之下,導剪版《正聯》是華納手中為數不多的奇招王牌。但我們也需要承認,促成資本流動的核心驅動力,正是粉絲們三年來難以置信的、始終如一的堅持和熱情。

游民星空
流媒體市場的競爭十分激烈,HBO max在內容資源上很難占得優勢

而就好萊塢創作環境來說,導剪版《正聯》的出現也標志著來自粉絲的聲音與身為導演的電影創作者在資本面前具有了更加主動的話語權。我們看到“扎克施耐德”的名字被格外顯眼地標志在了電影標題之前,盡管這大概只是一個有意為之的宣發手段,但卻已經在好萊塢習以為常的工業流水線上創造了一次驚人的歷史,并且對有過(或即將面臨)類似經歷的創作者們產生了極大的鼓舞。

游民星空
“扎克施耐德的正義聯盟”

就在導剪版《正聯》官宣當天,《自殺小隊》(粉絲公認的DC電影宇宙第一大爛片)的導演大衛阿耶在推特上向扎導表示了祝賀,隨后貼出了一張手寫劇本的照片,同時附文:最初版本的Mr. J(小丑)。心領神會的粉絲們很快get到了大衛的意圖,在回復中打出了#ReleaseTheAyerCut#(放出阿耶剪輯版)的tag……

這在當時或許仍被很多人當作大衛的自嘲玩梗(畢竟2016年《自殺小隊》上映的時候,大衛的確實之鑿鑿地宣稱《自殺小隊》僅此一版),但僅在數日之后,外媒很快跟進報道了“導演剪輯版《自殺小隊》”的消息,大衛本人也親口證實——《自殺小隊》導剪版的確存在,除了一些特效仍待完成,它幾乎已是完整的……

當然,鑒于《自殺小隊》在漫粉影迷間相對有限的影響力,并且即將在明年迎來重啟,導剪版《自殺小隊》能否重見天日便又是另一番故事了。

游民星空
DCEU 文 藝 復 興?

我們的生活中已經有太多的事與愿違,而這一次,能夠見證一些人的愿望依靠他們的不懈努力成為了現實,這當然值得我們獻上祝福和敬意。更何況,他們所成功爭取到的東西,是我們、大多數美漫粉絲希望看到的。院線版《正義聯盟》上映至今已經過去了三年,DC電影宇宙的概念幾乎已經形同虛設,本阿弗萊克不再飾演蝙蝠俠、埃茲拉?米勒(閃電俠扮演者)因為負面新聞頗受爭議,幾近退出……我們曾經口誅筆伐的《正義聯盟》很可能是這一代超英面孔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集結。但是現在,我們擁有了船新版本的《正義聯盟》,無論剪輯版質量如何,誰會拒絕最后一次見證他們同屏共框的機會呢?

游民星空
這很可能是此版本正義聯盟的最后一次集結了

結語

在導剪版《正聯》官宣之后,超人的扮演者亨利卡維爾在社交動態中說道——我知道針對導剪版的態度一直都存在著兩個陣營,但請記住,我們現在擁有了更多的《正義聯盟》,這是一次雙贏,所以,請善待對方。

有一句話說得總沒錯——我們都應該向前看,以往的恩怨糾葛就暫且放下吧。三年了,華納與扎導可以和解,《正義聯盟》可以再度聚首,同為觀眾的我們,為什么不能對彼此多些寬容呢?

游民星空
You can’t save the world alone

人點贊
0人訂閱
知識的深度和銳度是一種力量。
導剪版《正義聯盟》背后:DC粉絲的三年戰爭https://imgs.gamersky.com/pic/2020/20200526_hhy_486_05.jpg
捕鱼达人3怎么玩不了了 100期货配资 十一选五黑龙江一定 正规彩票精准计划平台 极速时时彩怎么赢 广东11选五5一定牛电脑版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甘 怎样买快乐8才能赢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计划精准版全天 重庆快乐10分计划大全